·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年9月24日  星期一
 
名人评说
                   追念和思考

                       温德尔•麦克劳德

  当我敬爱的益友诺尔曼•白求恩逝世四十周年之际,我不禁回顾他的一生,探讨那影响他的发展和形成他的高尚品德的各种因素,追念他所走过的坎坷道路。我常爱把诺尔曼•白求恩的生平比作一株历劫偶存的树苗,在移植到了一个崭新的环境之后,终于长成为花果纷披的参天大树,简直就象一曲神话。相熟的人总是把这树看作“美丽的象征——永恒的喜悦”而长留胸臆。
  读了以上的这段话,人们难免要问一问这树的萌芽过程如何,它扎根发育的土壤如何,它的风雨历程又如何。我执笔时深怀着近半世纪来人们对他的共同情感;我将谈到他发展的根由和环境,以及为了适应新的形势,他在性格方面经历了何等的变化。我还要附带提到以他的名字命名、以他的业绩为楷模的一所加拿大学府的情况。
  二十年前,加拿大第一大城多伦多市以北几公里外兴起了一所全国规模最大的新型学府,约克大学。全校有全日制和半日制的学生各一万人。它象英国的某些大学那样采用学院制,各学院各有专业和特选的研究项目。校舍足以容纳数百以至上千名学生,包括寄宿生。1971年这所大学创办了它的第七所学院。这个学院何以命名呢?大家提出了十位候选人的名字,而绝大部分学生投票赞同以诺尔曼•白求恩大夫来命名。白求恩学院对社会科学特别关心,着重于用社会科学来解决第三世界发展中的问题。1974年1月,学院新落成的大楼里举行了正式的命名典礼,这是在“中国周”里举办的为时三天的会议的活动之一。到场的有中国驻加拿大大使馆参赞,亨宁•索伦森和已故的黑曾•赛斯;后两位于1936—1937年西班牙内战时期曾在白求恩大夫组织的输血站工作过。
  这个学院除了举办专题讲座和讨论会之外,每隔一、二年都要举行一次大规模的会议来研究与白求恩有关的议题。在1979年4月5—7日举行的白求恩讨论会上,有十八位讲演人和一百多名教授和学生一起讨论了涉及医学政治学的种种问题。我的报告着重介绍白求恩和他对二、三十年代保健和医疗问题的见解,以及他所采取的相应措施。在准备讲稿的过程中,我又多次沉浸在往日我所亲历的那种激动、喜悦、振奋的心情之中。
  近年来,每当我看到白求恩学院大墙上的“白求恩”这个名字时,看到加中友好协会举行白求恩电影放映会的海报时,特别是当我走过或驾车驶过耸立在蒙特利尔白求恩纪念场上的那尊美丽洁白的塑像时,我的内心不禁交织着骄傲、感激、赞叹,一种深情简直无法形诸笔墨。
  诺尔曼在蒙特利尔工作了八年(1928—1936年)。我引以为荣的是,在此期间能够和他长年共事。第一阶段(1930—1932年),我们同在医院里看肺科病,主要是肺结核;以后我们在这方面还做过更多工作。在第二阶段(1935年12月到1936年9月),他从政治的角度出发致力于改进我们的医疗制度,创建了蒙特利尔人民保健会。当三十年代的经济危机之际,医疗制度为人数众多的失业者和穷人所提供的治疗是不能令人满意的,魁北克省的情况更是如此。白求恩领导的一批医生、护士、社会工作者和一位牙医、一二位药剂师、一位统计学家,对当时存在的问题进行了研究并提出了相应的建议;他们还就各医院和诊所医务人员的配备问题,收取诊费和药费的问题,以及改进对病人的服务态度等问题,提出了四种不同的解决方案,分发给医生、牙医、护士协会和参加1936年8月省议会选举的近二百名候选人。然而,新上台的政府非常反动,因此并无下文。
  我荣幸地参加过保健会的工作,并和我们的领导人白求恩一起工作到同年10月。当时佛朗哥的法西斯军队下决心要摧毁西班牙的民主政府,在这种情况下,他出发去西班牙参加反法西斯斗争了。我们当中的某些人在“白求恩社会医疗组”一直工作到1938年5月。我们还从事了一项活动,旨在研究五年来一直生活在贫困线上的二十五个家庭的营养问题,并且把蒙特利尔的贫、富之家和小康之家的男孩们的体重和身高作了比较。当时,十五岁的富家子弟的身材要比同岁的穷孩子高出十二厘米,体重偏重近四公斤。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