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年9月24日  星期一
 
名人评说

             和白求恩在西班牙相处的日子

                      亨宁•索伦森

  1936年秋,诺尔曼•白求恩到达马德里。那时,背后有着希特勒德国和墨索里尼意大利支持的法西斯分子正进攻西班牙政府,引起了欧美进步人士的愤慨。成千上万的人离开本国,去保卫西班牙共和国,白求恩是其中之一。他到时,我已经在马德里一个月了,是加拿大委员会(向西班牙输送必要的医药供应的组织)驻这里的联络员。白求恩热情洋溢地对我说:“这 里是创造历史的地方!这里是我们要击退法西斯野兽的地方!”我们都是这样想的。当时的口号是:“决不让他们通过”,气氛如闪如电,令人激动,人与人之间有一种兄弟般的庄严情感。白求恩到来前,我一直在前线采访,给加拿大的社会主义刊物写文章。他找我谈话,要我参加他的工作,当翻译。于是我们就出去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以便他能为这个事业发挥最大作用。我们参观了许多医院和设在阿尔瓦塞特的国际纵队总部。这时,法西斯已经打到西班牙首都的郊区了,他们的宣传机器广播说,马德里已经在进行巷战,共和国政府随时会垮台。但是马德里不投降,一直顶到1939年春天战争结束时。这时,有一天,我们乘火车从阿尔瓦塞特到巴伦西亚。途中,他忽然对我说:“我有个主意,你听了说说你的想法。”然后他接着说,根据他从第一次大战得来的经验,如果前线或附近能有输血的条件,那么许多因流血过多致死的伤员是可以得救的。“你知道,亨宁,人血如果放在很低的温度下,能保存几个星期。我们现在要做的,无非是把西班牙所有能搞到手的冰箱都买来,组织献血小组,找医生和护士取血,再用汽车把血送到前方医院去。我知道过去没有人这样做过,可是如果得到西班牙政府的支持,我们是能够做到的。你以为如何?”他征求我的意见,使我受宠若惊,因为我是一点医药知识也没有的人啊。我说:“我看这样太好了。”就这样,我们去了巴伦西亚的“红色救济会”——一个相当于红十字会的共产党组织。接见我们的三个人都很年轻,只有二十来岁,但他们善于抓住形势、当机立断的本领却使我们深感惊奇。他们说:“如果你们能提供必要的器械,又能有加拿大的支援,我们就在马德里给你们一幢房子作为进行输血工作的总部;另外再派四个医生,还有护士、助理人员,统统归你们领导。”几分钟之内,事情就办妥了。于是白求恩和我便立刻去巴黎买医疗设备。在巴黎我们去了一家专售内外科器械的大商店。白求恩随便指着一种器械说:“那是白求恩肋骨剪——我设计的。”我不禁吃了一惊。可是他却不耐烦了。他说:“我打算去伦敦。那里我懂话,事情可以办得快些。”于是,我们来到伦敦买了设备和一辆旅行车。另一位加拿大人,黑曾•赛斯,也在那里参加了我们一伙。我们渡过英法海峡,把车子直驶马德里。他在成天炮轰和空袭之下,组织起了加拿大输血站。马德里的公民们都到这里来为受伤的男女儿童输血。这时的马德里,由于空袭和炮轰不断,有成千上万的人伤亡。
  白求恩以他无限的精力,迅速而妥善地组织起了对马德里周围的前方医院和本城医院的血浆供应。此人是无所畏惧的。他常常冒生命危险工作。他总是念念不忘要到战场的最前方去。在瓜达拉哈拉战役中,我们给国际纵队的一名瑞典战士输了血。这是在瓜达拉哈拉城的医院里做的。我们输完血后,白求恩说:“咱们到打仗的地方去吧,看看那儿用得上我们不?”他指的是一个意大利师正向马德里进犯的地方,几天后西班牙政府在那里遭到了致命的打击。我们出发,走上直通前线的大路。我们的车上带了一名西班牙医生和一名匈牙利摄影记者加扎•卡拉帕西。路上,白求恩对加扎说:“你还不忙起来!照点炮弹爆炸的好镜头嘛!”大炮在道路两旁不停地轰着。在我们就要接近我方部队时,一个意大利机关枪手发现了我们,向我们开火。白求恩在开车,便命令我们下车,隐蔽起来。我们照办,闪电似地扑在地上。子弹象鸟似的飞过来,离头几英寸。最后,意军枪手一定以为我们都死了。可是我们却没有受一点伤。回到车里,我们发现白求恩座位前边的挡风板上有一个子弹窟窿。这颗子弹是很可能穿过他的心脏的。他只差几秒钟的时间,幸免一死。如果死了,他的生命就达不到以后在中国的光荣境界了。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