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年4月27日  星期五
 
名人介绍
吴孟超谈做人做事
 
    吴孟超  世界著名的肝胆外科学家,我国肝脏外科的主要创始人之一,荣获2005年度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他提出的“五叶四段”解剖学理论、创立的“常温下间歇性肝门阻断切肝法”、开创的肝癌“二期手术”和肝癌术后复发再切除技术,使我国在肝脏外科领域的研究和治疗水平居国际领先地位,为我国卫生和教育事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编者按  近日,中国科协、教育部、中国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工程院共同在人民大会堂主办2012年首都高校科学道德和学风建设宣讲教育报告会,来自首都高校和科研院所的近6000名研究生新生,聆听了吴孟超、徐匡迪、姚期智三位院士所作的报告。三位院士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勉励同学们更加自觉地加强科学道德修养,更加自觉地砥砺品格、磨炼肌体,努力做良好学术风气的维护者,严谨治学的厉行者,优良学术道德的传承者,为建设创新型国家作出无愧于青春、无愧于时代的贡献。今天,本报刊发吴孟超院士的报告节选。
 
    我今年91岁了,和在座的大多数同学一样,也是“90”后。我只是一位普通的外科医生,这一辈子就做了一件事,那就是建立肝脏外科,与肝癌作斗争。我的经历很简单,就是在三个学校里转:首先是马来西亚的光华中学,在那里念小学和初中;回国后考入同济大学附中和医学院;大学毕业以后,我就一直在第二军医大学工作。
  回顾自己的经历,我最大的感受是,做人要诚实,做事情要踏实,做学问要扎实,一定要明确自己的奋斗目标和人生理想,并不断地为之努力。可以告诉同学们,我的目标和理想是:早一天摘掉戴在中国人头上的“肝癌大国”的帽子,让我们的人民健健康康地生活。为实现这个目标和理想,我已经干了半个多世纪。由于我们还没有彻底解决肝炎和肝癌问题,所以尽管91岁了,我还要继续干下去!
用实际行动为我们的国家争光
  我出生在福建闽清一个小山村,因为营养不良,3岁了我还不会走路,5岁时我跟妈妈去马来西亚,投奔在那里从事割橡胶工作的父亲。从上学开始我就跟着父亲割橡胶。割胶虽然很辛苦,但是也培养了我吃苦耐劳的性格,又练就了我灵活的双手。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的时候,我正在读初中,那时候经常遭受外国人的欺负,所以心里特别希望咱们国家强大。如果国家强大了,外国人就不敢欺负我们了,小日本也不敢打到我们国家来了。初中快毕业时,我和全班的同学出去组织演出,将募捐来的钱,经过陈嘉庚先生组织的华侨抗战救国会寄给八路军,后来竟然收到了八路军总部寄给我们的感谢信,让我非常感动。我初中毕业后就向父母提出要回国参加抗日战争。就这样,1940年春天,我和其他6个同学一道回国了。
  经过辛苦的旅途,我们到达云南昆明,那时候的形势根本不让去延安。我和同学们合计着,继续念书吧,就这样,我进入了因战乱迁到云南的同济大学附中,后来又考入同济大学医学院,走上了医学道路。1956年,我听一个老一辈的医生讲,日本的医学代表团到中国访问,他们团的专家傲慢地说:“中国肝脏外科要想赶上国际水平,最少要30年的时间。”我们听了这话下定决心,要证明我们能站在世界肝脏外科的最前沿,用实际行动为我们的国家争光,为我国的医学争光。
  1958年,我们成立了以我为组长的“肝脏外科三人研究小组”,制作出了我国第一具肝脏血管铸型标本,提出了肝脏五叶四段解剖学理论;1960年,我主刀完成了第一台肝癌手术;1963年,我成功完成了我们国家首例中肝叶切除手术,使我国迈进国际肝脏外科的前列;1975年,我切除重达36斤的巨大肝海绵状血管瘤,至今还保持着世界纪录;1976年,我为一名仅4个月的女婴切除肝母细胞瘤,创下了这类手术患者年龄最小的世界纪录;1979年我参加了美国举行的第28届世界外科大会,报告了181例肝癌手术切除病历,当时会议上有两个国家的报告加起来只有18例。所以,181例对18例,引起了强烈的反响,确立了我国在世界肝脏外科的领先地位。本世纪以来,我们的肝脏介入治疗、生物治疗、免疫治疗、病毒治疗、基因治疗等方法相继投入到临床应用,并且接连取得重大突破,提高了肝癌的疗效。
  今年11月15日,我还做了一台手术:一个新疆的13岁的女孩子,肚子鼓得像气球一样。在很多地方看过,大家都觉得风险很大,不敢给她手术。我给她做完B超检查后,也知道风险很大,但是如果不给她开刀,那么大的瘤子发展下去,肯定要她的命。首先,我们给她做了详细的检查,经过两次全院会诊,做了充分的准备,手术那天从早上八点半到下午两点多,用了6个小时,把瘤子切了下来,我们给瘤子称重,一共是10斤2两!说实话,手术下来后很累,但是我心里感到非常高兴,因为我又救活了一条命。
论文我没有参与的一概不署名
  1958年,我们“三人研究小组”开始向肝胆外科进军。我做基础的东西,首先是了解肝脏结构,其次是解决手术出血问题,这些问题在当时都是大问题。
  肝脏是人体新陈代谢的重要器官,我们吃下去的食物都要经过胃肠消化,然后经过静脉传入肝脏里面,经过肝脏改造以后,输送到全身各个器官。肝脏不同于其他脏器,其他脏器只有一段,动脉进去,静脉出来,而肝脏有4个管道,所以血管非常丰富,手术很容易出血。如果能把肝脏的血管定型,在不同的4种管道里灌注进不同的颜色,血管走向就一目了然。当时条件很差,我们在实验室一干就是4个多月,接连试用了20多种材料,做了几百次试验,都没有成功。后来有一天,广播里传来了容国团在第25届乒乓球锦标赛上夺得单打冠军的消息。我突然想到,乒乓球也是一种塑料,能不能用它做灌注材料呢?于是我就赶紧去买来乒乓球剪碎,放入硝酸里,这次成功了,之后我和同事们一鼓作气制成了108个肝脏腐蚀标本和60个肝脏固定标本,找到了进入肝脏外科大门的钥匙!
  后来我们又发明了“常温下间歇性肝门阻断切肝法”。在过去,切肝都是低温下,往病人的肚子里放冰水。因为要阻断肝门,阻断肝门不能时间长,时间长了要坏死。当时我们就想,能不能在常温下间歇阻断切肝,既控制了出血,又减少病人受罪,而且能减少并发症,这使手术的成功率一下子提高到90%,这个方法到现在还在运用,外国人也在运用。
  1963年,我们准备进军中肝叶,中肝叶被称为肝脏外科“禁区中的禁区”,做中肝叶手术需要有一定的勇气,更需要严谨求实的科学态度。手术前,我在动物房对动物进行实验观察,一直到确认已经达到了保险系数,才敢决定在病人身上动手术。于是,我完成了第一台中肝叶切除,也正是这台手术,让我们迈进了世界肝脏外科的先进行列。
  创新需要有敢于怀疑、勇闯禁区的精神和胆识,更离不开科学的态度和严谨诚信的学风。因为创新不是想当然,那是脚踏实地地去探索,是日复一日的积累。孔子说:“人而无信,不知其可也”,孔子将诚信作为立身处世的必备品质,早已成为齐家之道、治国之本。诚信既是一种处世的态度,更是一种道德的标识,对社会和每个人都是非常重要的,大家都要遵守。
  我在这方面对学生的要求是很严的。在审阅论文时,我对他们的数据都会进行审核,有时候甚至连语言表达方式和标点符号都不放过。还有关于论文署名的问题,我没有参与的一概不署名,没有劳动就不能享受人家的劳动成果,那种不劳而获的事我不干。有时候,他们会说挂上我的名字好发表,我说那更不行,发表论文不是看面子的事情,要靠真才实学,你文章写得好、写得实,人家自然为你发表,打着我的旗号,那是害人又害己。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