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新时代新气象新作为

2018年7月22日  星期日
 
研究成果
 
白求恩逝世地再考证
    本站讯(通讯员陈玉恩  李步庄报道)  白求恩于1939年11月12日逝世。他逝世的具体地点在哪里?70年来其说不一。《毛泽东选集》第二卷1952年3月第一版《纪念白求恩》一文的编者注释称“逝世于河北完县”。白求恩逝世40周年前后的许多纪念文章和《聂荣臻回忆录》都称“逝世于河北唐县黄石口村”。《毛泽东选集》第二卷1991年6月第二版《纪念白求恩》一文编者注释亦改称“逝世于河北唐县”。我们经过多年考证认为,准确的提法应该是:白求恩于1939年11月12日逝世于河北省唐县黄石口村。
   一、当年报道:白求恩逝世于晋察冀边区
白求恩逝世后,延安和晋察冀边区举行了一系列悼念活动。在报道白求恩逝世地时,都说在晋察冀边区。中共中央1939年11月23日致加拿大共产党中央委员会转白求恩医师家属电称:“白医师突于本年11月12日,因施行手术不慎,致中毒死于晋察冀边区。这是我们一个重大的损失。”朱德总司令、彭德怀副总司令1939年11月23日致加美援华委员会转白求恩大夫家属电称:白求恩大夫“于本年11月12日于晋察冀边区逝世。敝军将士,闻此噩耗,莫不深为哀痛!”延安各界追悼白求恩大夫大会1939年12月1日致加美援华委员会转白求恩大夫家属电称:白求恩大夫“不幸于本年11月12日,因施行手术,致中毒殒命于晋察冀边区,噩耗传来,全延安党政军民学各界人士,均认为这是中华民族与全世界人民之重大损失,极表哀痛,除举行追悼大会,并表扬劳绩外,特致慰问之意。”上述电文和《新中华报》《解放日报》的消息都说逝世在晋察冀边区,没指出在哪一省,更没有指出具体县份。毛泽东于12月21日撰写的《纪念白求恩》文中,也未指出逝世地点。
    二、40年后报道:白求恩逝世于河北省唐县黄石口村
    晋察冀军区司令员聂荣臻回忆道:“1939年11月雁宿崖战斗前夕,白求恩为一名患头部蜂窝质炎的伤员动手术,在掏取碎骨时左手中指被碎骨刺破,结果受到致命感染。但他仍然参加了雁宿崖歼灭战和击毙‘名将之花’阿部规秀中将的黄土岭围攻战,在炮火中为大量伤员做手术。病情发作后,他还在坚持,直到战斗结束,才下了战场。当时人们用担架把他送到唐县黄石口村时,他的病情已经恶化。过了两天,也就是1939年11月12日,这位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终于带着对中国人民无限深情离开了人世。”
    王炳南于1938年在我党驻武汉办事处工作。他曾引领白求恩会见过周恩来,在《白求恩和周恩来一夕谈》一文中说:“一年以后,我听到了白求恩在河北唐县以身殉职的不幸消息,心情非常沉重。”
    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第一任政委江一真,在河北省纪念白求恩逝世40周年群众大会上说:“白求恩大夫1939年11月12日在我省唐县黄石口村逝世。”
    晋察冀军区卫生部部长叶青山在《白求恩同志》一文中说:“我们宿营在唐县黄石口村……我派了一位技术好的医生去照顾白求恩大夫……医疗队的医生采取了一切紧急措施和外科处理,病情仍不见好转……1939年11月12日清晨5时20分……结束了他光辉的生命,离开了我们。”
    晋察冀军区后方医院院长林金亮回忆说:“11日黄昏,我受军区首长指示,冒着严寒,快马加鞭,一口气赶到黄石口村。我急切地直奔他的病床,只见他正伏在床上写他的遗嘱。他面色苍白,两颊深陷,身体已经衰弱到了极点……1939年11月12日清晨5时20分,诺尔曼 ● 白求恩大夫……献出了他自己宝贵的生命。”
    白求恩警卫员何自新写道:“11月11日深夜,我坐在昏暗的烛光下守护着他。突然,他扶着床沿,吃力地站了起来。我急忙上前去搀扶他。白求恩大夫扶着我的肩,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我的床前,抱起我的被子,看着我红红的眼睛,用生硬的中国话安慰我说:‘小鬼,你去休息一会儿吧,我的病好一些了。’我再也忍不住了,失声痛哭。12日凌晨,我们亲爱的白求恩大夫,这位伟大的共产主义战士和我们永别了。”
    一些国外作家和专家,其中最著名的是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教授罗德里克 ● 斯图尔特、白求恩传记体小说《手术刀就是武器》作者之一,加拿大作家泰德 ● 阿兰也都认为白求恩逝世于河北唐县。
    白求恩临终前给翻译朗林的信落款是:“诺尔曼 ● 白求恩  1937年11月11日 于唐县黄石口”此信更是白求恩逝世河北唐县的铁证。
    三、白求恩逝世地再考证
    白求恩到达晋察冀边区后,大部分时间在唐县工作和生活,曾在唐县13个村庄居住过。据我们调查考证,1938年8月到唐县于家寨村,住刘红义家;12月来到古道口村,住赵善记家;1939年1月至2月来到花塔村,住臧洪文家;7月至8月来到和家庄晋察冀军区司令部驻地,住史明勋家;8月来到于家寨村和娘子神村,先后住刘占贤家和张永会家;9月来到牛眼沟村,住甄洪恩家;10月先后来到老姑村和葛公村,分别住在刘树芬家和李学芬家;1939年11月10日至12日,住黄石口村邸俊星家至逝世;还分别在花盆村、史家佐村、豆铺村、南下苇村等村庄工作并住宿。此外,唐县还有大量与白求恩有关的纪念地。如唐县境内的原晋察冀军区司令部旧址,白求恩学校旧址,晋察冀烈士陵园(内建白求恩墓)、军区后方医院旧址等都是与白求恩有关的纪念地。
     近年来,有学者又提出“白求恩病逝于河北完县(今唐县)”的结论,我们认为是不妥的。首先完县和唐县都是晋察冀军区最早收复的6个县份之一,唐完两县北部相连,都是白求恩足迹所到之县。白求恩曾住完县神北村编写《游击战中师野战医院的组织和技术》一书。神北村距唐县东界仅4公里。这是造成逝世于完县错误说法的地理因素。其次是一些同志唯书唯上,甚至把已经改正了的结论还有意保存下来。这是不严肃的。
    回到本篇论题,白求恩逝世于唐县黄石口村,是依据史料文献和反复考证得出的准确结论,完全可以经得起历史的检验。(作者系河北唐县白求恩柯棣华纪念馆馆长、河北省民政厅原史料研究室主任)20130827
 
(责任编辑  蔡国军)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