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8月13日  星期四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由学生到士兵
 
  小时候我就有过做职业军人的想法。在中学的最后一年(1916年),我颇有点学不下去了,执意要去打仗。大哥埃里克在战争爆发12天后应征入伍,当上了中尉,令我羡慕不已。我希望他能不忘记我们的老学校。因为,当时在我的心目中,我们的学校就是最重要的了。在那个年代,对中学生来说,战死疆场,因而让自己的名字刻在阵亡将士名录上,是一种英雄行为。当埃里克在法国阵亡的消息传来时,我更加急不可耐,决心步其后尘去参军。我试图用虚报半岁的办法入伍,结果仍未能遂愿。家里的人很生气,认为我还太小。然而到1916年末,我19岁那年终于进了军营,尽管一般的参军年龄规定为20岁。
  对新西兰人来说,到遥远的外国去打仗并非异乎寻常。这部分归因于他们继承了早先拓荒年代野外生活那种坚韧不拔的理想,部分归因于他们同英国的特殊关系。在1914年至1918年的世界大战中。有11.7万新西兰人在海外服役,约占总人口的十分之一。据估计,其中1.7万人阵亡,5.8万人受伤。按当时的人口比例计算,新西兰的服役率是相当高的。
  我被编入新西兰远征军,随后被送到北岛的一个军营去接受军训。先在第29后备队受训,后来突然又把我们编入第28后备队,并搭乘一艘原来往返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之间的旧客轮乌利马罗阿号出发。沿途在西澳大利亚的奥尔巴尼\南非的开普敦塞拉利昂停靠,最后抵达英国。途中,从奥尔巴尼到开普敦这段航程,遇到很大的风浪。我睡在3层铺上。有一天夜里,我准是从狭窄的铺上滚了下来,摔在地上,左臂骨折,因此被送到船上的医院。余下的10个星期航程中,我大部分时间在那里接受治疗。为我的这次事件还成立了一个侦讯法庭,以确定我是否故意装病。既然我是虚报年龄参战的,本来没有什么可查,但是我不便将这一点告诉法庭的军官。这时,一位年轻的毛利人中尉出来为我说话,他说这显然是一次谁都可能发生的事故。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