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8月15日  星期六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在船上  重庆  离渝
 
    •1938年11月15日,星期二
天气转冷了。因热水供应不足,我们三个年轻人轮流分别在早晨洗澡。其他外科助手想与我们同行,但很抱歉的是,我们只能弄到两张统铺票。空袭警报一响,他们就走开了。在为三只精选出来的药箱办理托运手续时,船长拒绝载运装有酒精、乙醚、氯仿的那只箱子。倪大夫前来告别,送给我们一大篮橘子,供我们在旅途中食用。晚上,我们小组的其他几位外科助手也来告别,后来又把我们带到附近的天主教会难民收容所,为几位生病的战争遭难者作了检查开了处方。由于轮船明天一早就从宜昌起锚,我们晚饭后便告别了招待我们的教会医生,搭乘一条小船,登上了停泊在江心的火轮。
 
    ·1938年11月16日,星期三
早上从“新中华”号的舱房中醒来。船的代理人的保证与事实不符,船上只有三个头等舱房,每间有一个上铺、一个下铺。我们五人之外,还有两名中国高级官员,八位挪威传教士,其中六位是年轻女郎,她们不远万里来到中国,正去内地跟她们的未婚夫结婚。我不知道船老板是怎样安排我们的住宿的,经过努力,我们弄到了两个房间,共四个铺位,还在甲板大厅里弄到一个吊铺。爱德尔大夫和卓克尔大夫比较了解情况。他们在他们的主人托切尔大夫和坎贝尔大夫那里过了夜,睡得很香,休息得很好,上午十时左右才上船跟我们会合。英国炮舰“加尼特”号的士兵和指挥官祝我们一路顺风。轮船终于起锚了,但是走了不到一英里,又停住了。原来轮船的领水员突然罢工了。这一段长江水情险恶,没有对江中的激流浅滩了如指掌而经验丰富的领水员的帮助,谁也不敢乱动。罢工的原因是有位领水员受到了炮舰上一名水手的侮辱。“工会”进行了调停,领水员答应复工了。中午过后,我们终于又启航了。午饭时,我们通过了宜昌以西的第一个峡谷。多么壮观的景色!西岸峭岩壁立,被挤得很狭的河道曲曲弯弯从峡谷中穿过。夜幕降临之前,轮船在梅坪村停靠,那是另一个峡谷的入口处。夜航是危险的。上岸走了走,回来后在留声机上放起了唱片,外国乘客们听了很高兴。下铺让给了年纪稍大的伙伴,柯棣尼斯睡了吊铺。
 
    ·1938年11月17日,星期四
    清晨,从铺位上感到了引擎的发动,听到了起锚的声响。随着太阳的高升,天气变得暖和潮湿起来。轮船在破浪前进,我们涌到甲板上,欣赏壮丽的山峡景色。陡峭的高山耸峙两岸。过了位于左岸的巴东。借来轮船机师的望远镜看了一眼。见到一排排竹屋,漆着红十字标记,显然是一所医院。看着湍急的江流,使人感到目眩。到处是旋涡与急流,轮船发疯似地摇晃着,忽左忽右,逆流而上,时而发出刺耳的汽笛声,向由岸上的纤夫牵引前进的小船发出警告。笛声在峡谷中无休止地回荡着,令人不安。
    下午通过了另一个峡谷,名曰“风箱峡”。左岸峭壁上有许多菱形的标记,右岸绝壁上有数千个凿出的小孔,好借以攀上数千英尺的山顶。常年累月,纤夫已在那里走出了一条小道。风箱峡以西不远,在江的右岸,是历史古城白帝城。夜幕降临,我们在此停靠过夜。
我们爬了无数级台阶,进了城门。两位外科助手,两名中国绅士,一群好奇的孩子领我们在城内逛了一圈。城内用电灯照明。我们参观了一所大庙,一些汉朝和三国时期的帝后陵墓,一所军医院。然后回到船上,吃饭休息。
 
    ·1938年11月18日,星期五
今天未见奇特的峡谷。两岸山峦起伏,到处可见片片绿色的农田,令人赏心悦目。水势仍很湍急,河道蜿蜒曲折,造成急流。轮船迂回前进,江水扑上甲板,发出哗哗之声,不断传入耳中。整天未见迷人景色。正当怠倦之际,看见一艘鱼雷快艇飞速开来,顷刻超过了我们。下午四时到达万县,又见邮政水上飞机跃出水面。我们在万县对岸停锚。整天天色阴沉,细雨连绵,此刻雨歇,我们三位年轻人登上了一条小船,前去参观位于长江右侧山上的县城。城周有城墙,城内有宽阔的石铺街道,商店内货物充盈,饭店、广场比比皆是。入夜,景色有似小香港。不过十分破旧贫困。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