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8月15日  星期六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出川  入陕  西安
 
    ·1939年1月22日,星期日
    上午九时,我们准备就绪,爱德尔大夫尚未准备好,他正在房间里忙于给印度写紧急信。颜博士前来与我们告别。艾黎先生准时到达,王炳南同志赶在我们出发之前来到我们住地给我们送行。他很抱歉不能陪同我们前往西安,因为西安处于反共的国民党将领统治之下,对他很不安全。
    我们终于说服卡车司机让他妻子和其他搭车人(也许出了钱)下车。他生气地比划着,然后说,汽油里掺的酒精太多,汽车发动不起来。上午十一时半,在向琼斯夫妇和膳务长阿布依依不舍地道别后,我们终于出发了。半小时后,我们已经离开城市的郊区,快速行驶在绿色的田野上。中午,我们在路旁的一家村店歇脚,吃了琼斯夫妇为我们准备的饭食。到达一条河边时,天色黑了下来,我们将在这里渡河。起初,那里的负责人断然拒绝在黑暗中渡我们过河,但路易·艾黎先生那本盖着蒋介石的关防的通行证起了作用。晚上九时半,我们到达内江——距离重庆150公里。在那里工作的美国培养的制糖专家黄先生通过与柯棣尼斯大夫的通讯知道了我们,昨天收到了电报,今天在旅店里预订了两个房间,然后等了我们四个小时,但是毫无踪影。后来退了一间房给了中国旅行社的人。柯棣尼斯大夫和爱德尔大夫住进了旅馆的那间房,我们三人和艾黎先生在路旁一家小客店过了夜。寒气袭人,我只得和衣入睡。
               
        ·1939年1月23日,星期一
    同黄先生一起吃了早饭。黄夫人身材瘦小,容貌漂亮,不会讲英语。碰到了另一位姓黄的,他是“新生活运动”的组长,也去西安。一起参观了黄先生任所长的食糖研究所的试验站。上午九时半,我们继续前进,在一家村店匆匆吃了午饭,看到三卡车的八路军战士(原文如此)也在那里吃饭。大约离成都40公里时,我们翻过了几座山梁。傍晚六时,天色渐暗,我们开进了城门。我们来到华西联合大学校园。爱德尔大夫和卓克尔大夫与基尔本博士一起过夜。艾黎先生找到了其他几位先生,于是我们三人驱车前往加拿大传教团医院,住到威尔福德博士那里。木克吉大夫晚到了,他坐的是卡车,在黑暗中翻进沟里。那位我们从来也没有喜欢过的司机发了火,开车漫不经心,撞坏了医院的大门。还吓唬人说要撞塌门旁的小屋。
      
    ·1939年1月24日,星期二
    早饭后与威尔福德博士一起参观了附属医院,称为成都华西联大联合医院。已被日本占领的沿海地区的许多大学撤到了成都,继续其教学活动。医院规模颇大,设备颇好。加拿大传教士威尔福德博士是医院院长。坐着黄包车在城墙外宽广的校园里兜了一圈。合并在一起的有三所大学。去见了爱德尔大夫,他稍感不适,仍未起床。但这并没有妨碍他下午去皮货店花了250元法币为自己买了昂贵的皮衣和皮领。
    ·1939年1月25日,星期三
    早晨浓雾迷漫,不久雾散日出。与基尔本博士一起参观了图书馆、博物馆和医学院各系。喝茶时,大学的许多要人,包括教授、系主任和其他领导人前来与我们见面。许多学生,教师聚集在大礼堂听爱德尔大夫和卓克尔大夫讲话。听众无精打采,讲话也平淡乏味。有位名叫维雅斯小姐的激进的捷克籍女教授要求爱德尔大夫讲讲西班牙。与贝斯特大夫一起吃了午饭,和年轻的传教士进行了交谈。晚上十时半返回住地时,发现基尔本博士正在等我们。
    ·1939年1月26日,星期四
    夜间越来越冷了,可以想象北方的天气将会怎样。到市里和商业中心去了几次,买了几条丝绵被子。既轻又暖,价格也较便宜。
    成都的城垣四合的市区给人的印象欠佳。街道两旁尽是陈旧的瓦房,街中挤满了行人、牲畜和车辆。据说以漂亮论,它仅次于北京。要是那样的话,去北京也就没有什么意思了。但是大学校园却很美。华西联大的面积有150英亩,以前只有六百名男女学生,现在搬来了沿海五所大学,学生总数已达三千多人。这众多的学生,或独自一人,或双双结伴,在路旁高大树木投下的树荫下漫步;或在操场上打球活动,或在草地上讨论问题,余者则埋头子图书馆或实验室。这是令人快慰的景象。远处的两座无线电广播塔则是现代化的象征。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