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8月15日  星期六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延安  生活和工作在边区(四)
 
   ·1939年7月29日,星期六
    爱德尔大夫准备了丰盛的午餐。柯棣尼斯大夫骑马去延安。下午我与其他大夫一起痛痛快快地打了一场网球。柯棣尼斯大夫晚八时回来,说明天有一辆卡车去西安。卫生部长饶正锡来电话说,我们明晨五点以前必须赶到兵站。睡得很少,因为柯棣尼斯大夫从延安带来了《民族阵线》杂志第四、五至十一期。这是在孟买出版的共产党周刊,其中一期刊登了我从这里寄去的几篇文章。我把这些文章以及刊物上登载的其他有趣的材料都看了,到凌晨两点才上床睡觉。
 
    ·1939年7月30日,星期日
    一个值夜的战士凌晨四点把我们叫醒。在爱德尔大夫的催促下,我们用了45分钟起床、穿好了衣服。昨晚派去兵 站打听卡车是否今天出发的一名战士走了整整一夜,现在回来报告说卡车确实今天早上出发。浓雾迷漫,我们骑着马一路小跑,向37里外的兵站进发。在当地食堂吃了顿饱饱的早餐,然后象其他去西安的人一样,爬到行李堆上。太阳升上了天空,炎热的阳光烤着我们的脖子和脊背,可是卡车毫无出发的动静。听说有大人物要来搭车,但是半天过去了,仍然不见大人物的踪影。我们下车吃饭,这时八路军总后勤部长叶季壮打电话来命令卡车出发。我们又赶快爬到卡车顶上。等了一个钟头,司机最后宣布说,下午出发是不合适的。我们爬下车,感到十分沮丧和气恼。柯棣尼斯大夫和我到兵站开了个房间,好好睡了一觉。
 
    ·1939年7月31日,星期一
    一早就起床,匆忙吃过早饭,准备出发。象其他人一样爬到卡车顶上,但仍然没有开车的迹象。不久响起了空袭警报。我们分散到附近的山中,卡车也开进一个深谷。司机宣布卡车下午一点出发,我们便去吃饭。谢天谢地,汽车总算按时出发了。我们都象沙丁鱼一样挤在一起。晚上在鄜县过夜,住在一个到处是虫子的牛棚里。对这些不便之处我们并不在乎,因为我们终于动身去西安了。
 
    ·1939年8月1日,星期二
    陪同我们的警卫钟开明同志凌晨五点唤醒我们,叫我们作好准备,卡车15分钟之内就要出发。我们赶快跳上挤得满满的卡一车。到了洛川,停车吃早饭。一盘茄子和洋葱,非常好吃。车子开了一天到达一个小镇。此地离西安150公里,镇上有国民党军队重兵把守。我们在当地一家肮脏的旅馆里安顿下来,其他房客便纷纷跑来把他们的信件和文件交给我们保护,自己只留下通行证件。不一会儿,我们的疑虑被证实了。几名飞扬跋扈的国民党军官走了过来,粗暴地对待他们,并对他们进行搜查。一位旅客跑进我们的房间,藏在我们的铺盖下面。这些军官没有碰我们,对我们两位印度大夫倒是毕恭毕敬的。他们带走了几个人作进一步询问。几个小时以后,才把他们放了。
 
    ·1939年8月2日,星期三
    卡车于清晨四时出发,九时到达一个比较大的城镇——潼关。我们让警卫员按昨天早餐那样做些茄子。由于卡车引擎发生故障,晚六时才到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听说木克吉大夫住在西京招待所,而我们也应住在那儿。晚八时和木克吉大夫一起去住处,每人住一间设备很好的房间。软软的弹簧床、沙发、椅子和靠垫,是我们从到延安后没有享受过的。这一切使我们感到很舒适,因此尽管时间尚早,我们就昏昏欲睡了。
 
    ·1939年8月3日,星期四
    见了红十字会的女大夫蒋小姐,并在她工作的罗伯逊医院共进早餐。在城里的一家中国饭店回请她吃晚饭。去八路军办事处一打听回延安的卡车的日期。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