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8月15日  星期六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到前线去 战地救护和行军(一)
 
    ·1939年11月4日,星期六
    我们乘坐一辆满载着人和行李的破旧不堪的卡车出发前往西安,然后转赴晋东南前线八路军总部。车上排满行李密密麻麻象沙丁鱼。我们坐在行李上很不舒服。一开始就令人失望。原先告诉我们乘车人不到十六个,现在却装着三十八个人和成堆的行李。乘车人你争我抢,想找个好位子。派来负责我们安全的武装警卫也推来撞去,把我们挤到卡车后部。这使得米勒大夫大叫起来:“这些保安警卫不是派来帮助我们的,而是来和我们捣乱的。车装得这样满,路又这么不好走,我看非出事不可。”
    晚上在郎县城里歇脚。
        
    ·1939年11月5日,星期六
    早上七点出发,在洛川吃午饭,晚上停在铜川。路上又往车上装了一大筐煤,使我们越加拥挤。然而并没有象米勒大夫预料的那样发生什么事故。在旅馆美美地吃了一餐,好好地睡了一觉。希望明天到达西安后,不再受这个罪了。
    和我们在一起的还有一些很有趣的旅伴,听他们谈话是一种快乐的消遣。这些人中有迈克(路易·艾黎的养子黎雪)和他的朋友们,两名解送到国民党军队司令部去的日本战俘,还有我们的过分热心和小心谨慎的翻译兼秘书马寒冰同志。我们给他起了个外号叫总司令。
        
    ·1939年11月6日,星期一
    早上从铜川出发还不到10公里,我们这辆宝贝卡车就抛锚在崎岖的山路上了。发动机的重要部件损坏了,需要更换。这种零件只有在西安才能买到。米勒大夫的预言证实了。可能昨天的那筐煤是加在“骆驼背上的最后一根稻草”。我们都下了车,在暖洋洋的阳光下推的推拉的拉,走了7公里,到了另一个村庄,一个个都气喘吁吁,汗流浃背。我们在村子里过夜,挤在象老乡茅棚一样的土屋里。我们那位过分小心谨慎的“总司令”让我们的警卫在村子周围巡逻。他们整夜没有合眼。队长被派到离这里18公里邻近的耀县去向西安的八路军办事处打电话或发电报求援。他一夜也没有回来,我们陷入了严重的困境。
        
    ·1939年11月7日,星期二
    米勒大夫,爱德尔大夫和我带着邵舍华和“弟弟”一起步行去耀县,到达那儿已是中午。一小时后,其他的乘车人包括柯棣尼斯大夫一路上推着拉着卡车,也来到了。在当地的小客栈住了一下来,但有些房间里卖唱的歌女的吵闹声使我们睡不安宁。
    我们决定,如果从西安得不到帮助,就改乘马车或骡车。
        
    ·1939年11月8日,星期三
    打了一天的电话,焦躁不安,心烦意乱。马寒冰同志剧烈头疼,柯棣尼斯大夫流感发烧。最后,西安八路军办事处派来的卡车终于到了。尽管隔壁房间里歌声吵闹声不断,我们如释重负,放心地进入了梦乡。
    给柯棣尼斯大夫服用了几片奎宁,烧退了。和马寒冰同志用英语开玩笑。他还不能完全听懂我们的幽默。
    ·1939年11月9日,星期四
    终于于下午三点到达西安八路军办事处,大家在敞篷卡车上都冻麻木了。见到刚从重庆回来的林伯渠同志和王明同志。搬到西京招待所。痛快地洗了热水澡,换上了印度式的冬装。天气冷得使人不舒服。
    多汉大夫和蒋小姐来请我们明天去吃早饭,为补充睡眠和休息,只好谢绝。
        
    ·1939年11月10日,星期五
    我们四人都去八路军办事处。刚从重庆回来的王明同志给我们讲了国际国内的最新消息。去设在城中原罗伯逊医院院子里的红十字会办公室报到。见到一位西班牙国际纵队的捷克医生基什。在红十字会办公室里,米勒大夫与他的同班同学蒋大夫发生了争吵。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