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8月15日  星期六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到前线去 战地救护和行军(二)
 
·1940年1月4日—25日
    这三星期中,因忙于参观八路军政治部各个部门、同领导人谈话,所以没写任何日记。柯棣尼斯大夫和我兴趣越来越高,而爱德尔大夫却越来越烦躁、漫不经心。
    政治部教育处的工作给我们印象甚深。该处负责八路军全体士兵的扫盲工作。大部分新兵来自农民家庭,以前从来没有机会上学。战士们在这里不仅学习读书写字,最重要的是学会了独立思考,懂得了为什么而战。这对任何军队来说都是了不起的事情。在战斗和军训的间歇期间,总要召开会议,讨论当地的、全国的、以及国际性的问题。每个连都有俱乐部、图书室,并办了小报,有的是复写的,有的是石版印刷的。在行军时或在战场上,人们的行军袋里总是放着书。正是这种环境提高了战士们的政治觉悟。
    有件事值得一提。一天,我和马寒冰同志去视察离总部几里地的一所战地医院。途中,发现一位身着破棉军装的战士正一瘸一拐地在冰雪覆盖的田野上朝医院走去.我象往常一样同他打招呼,询问了他的病情。他解开包在一只脚上的脏绷带,露出被雪冻得生了坏疽的脚指。布棉鞋太薄,不能御寒.我们送他去病房。半路上,他向马寒冰同志打了个手势,叫他走近一些。我听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突然,马寒冰同志大笑起来,叫我走过去。原来,那战士看我相貌不凡,以为我是毛泽东呢。他从未见过毛泽东,但读过他的书,很崇拜他。当他听说我是印度人民派来帮助中国的印度医生,便兴高采烈起来。他认真地问我印度是否有个强大的共产党,领导着一支军队。听我回答说没有,他失望地摇了摇头。他把枪托用力地往地上一顿说:“只有人民军队才能打败帝国主义,没有这样的军队,你们的解放将遥遥无期。”
    这位战士透彻朴实的观念使我为之一惊。他原是个目不识丁的农民。今天的八路军继承了老红军时期政治训练的传统,过去强调的是对蒋介石国民党反动派的阶级斗争,而现在强调的是全民族团结起来,抗击日本帝国主义。另外一个很有意思而又重要的机构是敌工处,给我们的印象也很深。由于距离我们的住处很近,我们一到这里就常来此地。他们负责对日军士兵和俘虏做宣传工作。每个班有十名战士,至少有一名是懂日语的。这样在遇到敌人时,他可以通过扩音喇叭向他们喊话。起初,日本士兵没有开小差的,因为日本军官吓唬他们说,当了俘虏就没命了。后来,日本士兵发现许多俘虏又回到了自己兵营,并对他们在八路军那儿受到的款待大加称赞。从此,逃跑者就增加了,在单独遭遇时投降的则更多。数以百计的逃兵在敌工处受到了再教育和宽厚的待遇。该处还发给他们钱和用品,让他们返回自己的军营。有一些人自愿留在八路军里,帮助八路军在他们过去的战友中间散发宣传品。我们遇到了一些强烈反对法西斯主义的日本人,发现他们具有很明确的反对帝国主义的信念。但军官们通常是很顽固的,常搬用日内瓦战俘公约的条文,要求吃得好,住得好。
    在我们学习的间歇,我们检查了周围村庄的部队和医院的医务工作,并给予帮助。我们吃的是小米和蔬菜。这是八路军官兵们的食物,既粗糙,又缺乏营养。爱德尔大夫也忍受这样艰苦的生活。他长了虱子,搔得满身是脓疮。不能洗澡,又睡不好。他想返回印度,但我们两人却还想继续和中国人民共同反对法西斯。
        
    ·1940年1月26日 星期四
    今晚临睡前,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我同爱德尔两人大声争吵起来。我忍不住动了手。马寒冰同志被窑洞的声音惊醒了。他跑来在外边看了看,即刻跑到朱德将军的司令部去报告。不一会,来了一个卫兵,把我们带到朱德将军的司令部。将军正在和他的部下开作战会议,已是半夜时分了。
    朱德将军仔细听取了关于争吵的详细情况。我表示目前实在不想离开中国,特别是冒了不少危险,经过艰辛跋涉,才幸运地到了八路军战区。同时,我对自己脾气暴躁,动手打人做了自我批评,并当众向爱德尔大夫道了歉。我说是因为他再三挖苦我,把我惹火了,他应保证今后不再这样做。
    总司令喝了一口温茶,然后平静地说,“爱德尔大夫,我们知道,你是一位伟大的反帝战士,正在为使印度摆脱英帝国主义的统治而奋斗。”爱德尔大夫听了气也消了。朱德司令接着说:“那么,你究竟为什么要让你的国家获得自由呢?”没等爱德尔想出合适的回答,总司令加重了语气说:“因为英国统治者剥夺了你们起码的民主权利。俗话说,仁爱先从亲友开始。让这两位年青大夫行使他们的民主权利,你这个模范队长就同意他们的要求吧。至于他们的安全,你可以转告印度国民大会的领导人,八路军会负全部责任,就象我们要完全负责把你护送出我们的战区到国民党后方,然后返回印度一样。”
    爱德尔大夫无言以对。返回住处的途中,在我们越过那条结了冰、把我们的窑洞同司令部的茅草屋分隔开的小河时,爱德尔大夫想开个玩笑,把刚才的事一笑了之。他便说,他击中了我的头部,也是得了几分的。        
    当我们在炕上铺好被褥时,已是1月27日了。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