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8月15日  星期六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参加八路军“百团大战”
 
    1941年9月
    这是在去年秋天,晋察冀边区。农民们正在翻耕收割后的土地,准备越冬。山麓小河边的粮田也已一片金黄。人们情绪高昂,到处是忙忙碌碌的景象。每天地方报纸《抗敌报》连续报道有关“百团大战”胜利进展的消息。同时,它也详细报道了当地农民武装抗敌战斗的情况。这一次,成千上万的农民拿起了武器,积极支援他们所热爱的八路军,他们破坏日军的交通线,配合正规军打主要战斗。我们每天都在报纸上读到振奋人心的捷报,急切地等待着自己参加这些战斗的机会。当时我们是在第八野战医疗队里整装待命。
    军区司令部终於下了命令,允许我们随军区卫生部仓促成立起来的另一个野战医疗队活动。这些医疗队将在火线后面几里地的地方工作。在我们得到准许令的前一天,我们将随之行动的那支部队已经开拔了。到达我们的目的地要走两天路程。我们制定出行军路线和途经哪些村庄的计划后,带着必要的证件,匆匆地出发了。第二天,我们便来到曾被敌军长期占领,现刚撤退不久的地方。前一天,我们医疗队与八路军的一支大部队一起在这条公路上行军。我们只有一个卫兵,因此一路上我们格外小心。为了避免在太阳落山后行军,我们加快了脚步。因为可能有叛徒故意把我们带到敌营去,或者躲在隐蔽处向我们开枪。天黑时我们到达了目的地。我们发现医疗队的驻地安排得很好,为接收从前线下来的伤员的一切准备工作也都已就绪。此时,我们完全忘却了行军途中因、少吃缺睡所带来的焦虑和疲劳。
    在我们到达驻地时,这里战斗似乎已不再是一个军事秘密了。位于晋察冀三省交界南阳河畔的战略重镇就在附近。它在战争一开始就被敌军占领了。敌军在该城驻扎了不下于一个营的兵力,有时还从张家口派兵增援。这个重镇与张家口之间有一条公路相接。这里的地势山峦起伏,日军在南阳河和其他城市周围的村庄筑起了层层碉堡,逐渐加强对该地区的控制。
    边区人民看到部队的行动,预感到不久将会有一场大仗,狠狠地教训日本鬼子,因此,显得精神振奋,十分高兴。公路已经加宽和平整了。在部队行军途中要经过的河上都已架起了桥,以便我们带着炮车和物资顺利通过。我们在这些路上行进时,有时会碰上大队的农民担架队,见他们唱着爱国歌曲,奔赴前线。正午,烈日炎炎,有一支担架队正在山坡路边歇脚。当我们走近,他们笑着与我们招呼,指着一个空担架,请我们坐上休息。这些担架是匆匆赶制出来的。用二根长木杠作架子,中间横绑着绳索,木板,上面铺着一点稻草。谈话之中,我们才知道,他们从各自的村庄出发已经走了两天一夜,准备当晚赶到前线,把伤员抬回后方医院。这是他们农会领导下所做的抗日工作的一部分。再往前走,我们又碰到一大队身着农民衣服的人,跟着军事口令向同一方向行进。他们手里拿着各式各样的古怪武器,有斧头、锯子、长矛、梯子等等。我们什么也没问他们,但根据报纸的报道,我们也能估计出这些武器的用途。他们也带着手榴弹,甚至
还有几枝步枪以应付紧急情况。锯子、斧子是用来砍断电话杆和电话线的;铲子是用来挖掘破坏公路的;而梯子则是为攀登城墙等目的准备的。
    下午下雨了。我们走过泥泞不堪的道路,到达我们的目的地乌龙沟村时,混身上下都湿透了。那是一个座落在婉蜒曲折的长城边的村庄。在地方军事交通站积极有效的配合下,伤员的住宿,运送和粮食问题都顺利地解决了。在日本人未来之前,这个村庄是相当兴旺的,并有一百来户人家。但目前,大部分房子都被敌人烧毁了,大批村民已逃亡村外。要找到房子住宿可不太容易。农民连自己住房都很紧,有些甚至只能住那已被烧毁的残缺的茅屋里,这些茅屋只是临时稍为修了一下。但是,当我们要向他们借一些房子给我们医疗队时,他们毫不犹豫地把房子腾给了我们,带着自己的东西搬到邻居家去住。
    与此同时,我们与野战团司令部的联系也建立起来了。伤病员将主要来自第一军分区的第三团即突击团。这个团在最近重克娘子关的一场战斗中打了一个漂亮仗。娘子关是与井陉煤矿相交的正太铁路上的一个重要据点。突击团打了胜仗后,未经休息,又向北挺进800里,向这个地区的敌人发起了进攻。好久以后,我们才有时间与轻伤员交谈。他们生动地描述了他们在南面打仗的情景。他们谈起他们如何以最小的代价,出其不意地攻下了娘子关:如何在被日军占领长达三年之久的城市的城墙上升起了国旗;附近的农民又如何帮助他们破坏敌人的铁路,隧道,桥梁,电线;他们如何解放了煤矿的三千工人,这些工人现已在边区安居就业。他们还说到他们如何遣送包括妇女和孩子的日本俘虏回去,这些战俘走前受到了优待;以及他们如何彻底地破坏了敌人的大煤矿,使其在一、二年内也无法重建或修复。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