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8月15日  星期六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同冀西游击队在一起

    1941年10月
    中午,我们常到司令部(离我们不远的几座小屋子),去看司令员和其他参谋人员,他们在这些日子里已同我们非常熟悉了。我们就各种问题热烈地交换看法,并讨论他们从无线电里收到的当天的新闻。这支部队的指挥员和政工人员,大都是来自北平、天津和别的大城市的高等院校的学生。战争一开始,许多爱国青年和学生走出机关、学校,同人民一起拿起武器保卫祖国。其中有一批一百多人,在北平一位著名的教育家杨教授领导下,虽因缺乏组织群众的知识和经验而历尽艰辛,遭受了无数次失败,但最后终于在山西找到了八路军。八路军为在华北扩大抗日民族阵线,给了他们一切可能的援助。他们热心地工作,一心为群众,在两年之内便建立起一支强大的武装力量“冀西游击师”。这个师的一个旅在平汉铁路以西、正太铁路以南的山区活动,而另一个旅在“路东”即平汉铁路以东的冀南平原活动。
    在去冀南的路上,我们同这个师在一起已经一个星期了。我们正在等待出发的指示和护送我们的警卫。但是,当地的首长向我们透露:再过一个星期才能安排我们通过平汉铁路。这些天来,我们一直盼着能有机会参加他们同日寇的战斗——在这个地区天天都可能与敌人遭遇发生战斗。我们每天都能看到很多从日本人那里缴获的步枪、子弹、手榴弹,有时还有机枪、望远镜等战利品送到司令部来,同时还有在战斗中杀伤敌人的统计报告。当然,我方也有伤亡,但数量很少。这支部队的医生和医疗设备都很差。在该部队停留期间,我们尽力而为,用我们贮存的那一点药品给患者治疗。这里的医护工作实在糟糕。夏天这一带疟疾流行。但部队和当地老百姓都没有足够的奎宁。政治部一位姓杨的女领导偶然告诉我们说,去年(1939年)这支部队的全体人员几乎都得了疟疾,卧床不起,好几个月不能活动。她还说:“在那时,我是最忙的人,因为我没生病,还可以护理各单位的病号。”
    在我们到达这个地区的前几天,该部队的一些战士用步枪打落了一架日本侦察机。我们曾在来这里的路上,看到保存在一个村子里的飞机残骸,飞机上的两挺重机枪还完好无损。后来这两挺机枪就归这支部队使用了。同八路军的其他部队一样,这支部队起初也没有几件武器,现在每一名战士却至少有一支步枪,更不用说各连、营所装备的,能大量杀伤敌人的那些迫击炮、山炮等重武器了。他们的有些步枪是由附近山上的八路军兵工厂制造的。游击队不但破坏铁路,而且还把铁轨带回来。我们看到很多铁轨分散在各个村里,当地的工匠正忙着把它们一段段截开,以便将铁轨上半部分的好钢用骡子运到兵工厂去。在兵工厂,这些好钢又被切割成标准的尺寸,加工制造成很好的枪管。铁轨的下半部分,即不含钢的那一部分,则用来做其他东西,如手榴弹、农具与家用器具等。
    我们想更多地了解击落敌机的情况,便找到了击落敌机的那个连的连长。他说得却很轻松:“噢,那架飞机?是的,一天晚晌,那该死的东西发现了我们在行动,就俯冲下来,用机枪向我们扫射。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只好分散到山坡上,用步枪还击。要不是我们亲眼见它屁股冒烟,听到它在远地里摔落的声音,我们还不相信是自己把它打落的呢。这对我们来说是第一次,可也没什么奇怪的。”连长又急忙补充说:“在平西的部队已经打下过好多架敌机了。”难怪我们常在报纸上看到这样的报导:日本飞机飞得特别低,被平西北和冀东的八路军、‘挺进军’用枪打了下来。
日本人被激怒了,他们派出了大批轰炸机,这次飞得较高,向几个无辜的村庄滥投炸弹,炸死炸伤了几个农民。
   游击队必须每月几次改换驻扎的村庄,以防日军得知他们的确切驻地。尽管有山作天然屏障(驻守在这一带的日军力量也较薄弱),游击队仍然严格地照这样做。一天深夜,我们被叫醒了,要我们做好战斗准备,因为侦察员带来了消息:发现一队日军正向本村走来。我们不知道这是真有其事呢,还是属于日常的演习。在我们住在该村的日子里,后来每天夜里都保持着警惕。有些游击队身经百战,取得了丰富的作战经验,八路军高级指挥部常常下令把其中的某些营或团升格为正规军。在我们停留期间,第一团就接到这样一个命令,朱德总司令嘉奖该团,并将其升格为正规军,以同其他的非正规军相区别。部队为此开了庆祝大会,热闹了一番;连当地的老乡也都因而兴高采烈。我们在街上走过时,听到一位老乡骄傲地告诉另一个人说:“你知道第一团成了正规部队了吗?”后来听政委告诉我们,在过去几年中,他们有好几个团都被八路军收编,转成了正规部队。因此这支部队起着重要的桥梁作用,它使新参军的战士在同日军的战斗中受到锻炼,然后把其中的优秀分子输送到八路军正规部队中去。自1940年秋季起,这支游击队整个被编入八路军第一二九师,成为该师的一个独立旅。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