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8月15日  星期六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越过日军封锁线
 
    1941年11月
    大家都知道,所有华北的抗日根据地都在所谓“敌占区”的敌人封锁线后边。因此从一个根据地到另一个根据地,或从大后方到这里的某一个根据地,就必须穿过一道或几道日军交通线。这些交通线实际上是铁路和公路所通过的狭窄地带,日军把它们当作生命线似地来保护。尽管如此,这些交通线的许多地方经常被游击队切断或破坏,使敌人为之胆战心惊。例如斜穿山西省的同蒲路,穿越太行山脉在河北省与平汉路相交的正太路,从东到西横贯河北省中部的沧石公路,驶往内蒙的平绥路等,都曾遭到破坏。日军要依靠这些铁路、公路及其他一些交通干线,才能深入中国腹地。他们配备精锐部队,在这些交通线上的城市和主要据点防守,并同汉奸们一起,强迫附近的农民维持沿线的秩序,忍受死亡和破坏的痛苦。这些受日军直接控制的狭长地带其宽度因地而异,从4里到40里不等。无论是当地的老乡还是担任警戒的伪军,都不愿意干汉奸的勾当。关于他们还有一些有趣的故事。有一次,一支游击队打算穿过一条铁路,并要炸毁附近的一座桥梁。担任夜班警卫的伪军闻风丧胆,惶恐不安地向外面的黑暗处张望。游击队要求从这里通过,守卫的伪军是愿意放行的,只要游击队不杀死他们。可是,游击队要是破坏了交通线,日军就不会放过他们和他们的家属。于是他们想了一个折衷办法,让游击队用东西塞住他们的嘴,把他们连手带脚捆绑在柱子上,然后听任游击队爱干什么就干什么。第二天早晨,等他们的日本主子跑来时,他们就可以毫不费力绘声绘色地随意编造个故事来应付他们。还有一件事:有一个车队要把八路军冬天穿的棉军装从一个根据地转运到另一个根据地。但这么一大队满载着笨重货物的牛车,要通过日军交通线,可不容易。于是通过当地的老乡,有意把消息传到伪军的耳朵里,最后又传到当地日军的耳朵里,说是有一支庞大的八路军精锐部队已逼近这里。敌人一听就慌恐起来,立即撤到较安全的驻地,我们的车队便顺利地通过了交通线。
    我们自己同这些敌占区的伪军和受压迫的老乡们也打过交道。我们的经历虽不那么动人,却也能证明上述故事是可靠的。去年夏天,我们从冀中军区前往晋察冀边区。我们必须在保定以北大约100里处从东到西穿越平汉路。我们从冀中军区第二军分区司令部出发,那时该司令部驻扎在敌人封锁线东边仅5里远的地方,但我们绕行了100里,走了整整两夜,才到达穿越敌军封锁线的地点。为了迷惑日军收买的特务,使他们不知道我们的真实意图,第一个晚上,我们没有往西走,而是向东北走去。第二天,在我们出发之前,先同封锁线上一个敌军据点的伪军和警卫进行了接触,以确定穿越封锁线的时间和地点。我们的战斗部队人数很少,只有一名营长带领着他的三个排护送我们。夏日天长,我们在夕照的余晖中走近铁路边上的那个村庄。这里是平原地带,又在敌人直接控制下,故而壕沟不多,而且比较浅。我们在空旷的草地上行军,除了毗连的麦田里齐腰高的小麦之外,别无他物可以掩护我们。前边的村庄和村中高大蓊郁的树木,衬着渐渐昏暗的西天呈现出十分清晰的轮廓。离村庄还有8里远,我们走进一个大果园,以躲开经过的一列火车。我们从果树枝叶的空隙间,可以看到那亮着灯光的整个列车。它以缓慢的速度谨慎地行驶着,机车车头上的探照灯照在铁轨上反射出眩目的反光。营长走近我们,打断了我们对那久巳忘怀的熟悉景色的遐想。“瞧见那家伙没有?”他轻声地说,用手指着那片强烈的灯光,“那是辆装甲车。只要铁路两旁有什么可疑的声音或行动,它就会立即用机枪扫射或开炮轰击。有好几辆这样的装甲车每夜在这整条铁路线上分段巡驶。”
    没等那辆火车开到下一个车站,我们已经进入了那个村庄。村民们聚集在路旁、窗口和屋顶上,争着看八路军。可惜因为天黑,我们看不清这些长期遭受日寇压迫的人,一旦见到抗日军队时脸上会有什么表情。但我们却听到几位穿长袍的老人对我们说:“同志,请慢着点走,不要急。”他们看到我们在铁轨上走得匆忙,很不稳当时,才这么说。那天早晨我们就是同他们作好了今晚的安排。
    我们离开铁路还不到200米,忽听前面有人大声喝问:“谁?口令!”我们本能地立即想到,这是汉奸想把我们引入敌人的陷井,便急忙跑到附近玉米地里荫蔽起来。但很快我们就放心了。耳边传来这样的话:“哦,原来是自己人。”口令核对无误——在同一个夜晚,该部队的各单位无论在什么地方,都使用同一个口令。这一夜,正好有一个团的给养队也要从这里越过铁路线向东去。我们给他们让了路。只见一长列车队缓缓移动,车轮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旁边还有一支护送部队。那讨厌的车轮声定是引起了三、四里外一个据点里的敌人的注意。从一座嘹望塔上向我们射来了又粗又长的探照灯光。但这时我们已经躲进了沙地上的密林中。第二天我们在经过的村庄里看到,原来写在墙上的革命口号并没有用白粉擦掉,这告诉我们,我们已经远离敌占区,可以在这里安全地休息一夜了。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