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8月13日  星期四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不知疲倦的人
 
陈淇园
 
    1939年7月起,我调到晋察冀军区卫生学校做内科教员。并兼任附属医院医务主任。我和柯棣华、郭庆兰夫妇都是学校的教员,在医院里,我又是柯棣华同志的助手。1942年柯棣华同志逝世后,我继柯棣华同志任白求恩国际和平医院院长。至今回忆起那时的战斗生活,一幕一幕,记忆犹新。
    柯棣华同志初任院长的时候,摆在大家面前最突出的问题。就是建立一个什么样的医院。我们曾多次在柯棣华同志主持下。请了教务主任、科室主任,基础课、临床课的教员和医院医务人员开会,经过多次讨论、争论,最后,大家一致认为,我们的医院应当是新时代的、合乎实际需要的医院。我们不泥古、不照搬、不排外、不保守,建立便于医疗和教学,有自己特点的医院。所以我们当时的医院的制度和管理办法,既有红军遗留下来的,也有白求恩办模范医院时创造的,有些是参照外国的,也有我们自己在实践中摸索、创造出来的。总之,是符合游击战争的实际的。柯棣华同志率领全院同志,执行着经过群众讨论、领导批准的医院管理制度,他个人更是以白求恩为榜样,以身教言教的模范行动,带领全院同志努力作着。他的爱护伤员的观点和严肃、认真、热情、周到的医疗作风,有力地促进着同志们大步前进。
    记得1942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八点多钟了,天还下着雨,我在路上碰到了江一真校长。他问我:“你看到柯院长没有?”我反问道:“他不是到司令部看病人去了吗?”江一真同志着急地说:“他今天跑了一百多里路,刚回来,要吃饭了,又不知到哪里去了。”我说:“他准是到病房去了,我也正好去病房,我去找他好了。”我到了病房,看见柯棣华正在给伤员换药,我不加思索地说:“柯院长,天都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去吃饭,江校长到处找你呢!”伤员听了我的话,过意不去地说:“柯院长还没吃饭,赶快回去吧!”柯棣华同志埋怨我说:“看你们大惊小怪的,好象发生了什么大事似的,晚吃一会儿饭又有什么要紧。”等他处理完伤员,我们走出病房,我悄声地对他说:“你赶快回去吧,不然,还会有人再找你,恐怕比江校长找的更心急呢!”柯棣华嗔笑着说:“不许你瞎说,你再说,缝上你的嘴!”我一下子跑开了,边跑边说:“还是你们搞外科的厉害,动不动就缝嘴。”
    有一次,我到柯棣华家去,发现他在自己住的院子里已经换了房。他们从宽大的西屋搬到了比较狭小的东屋。他们原先住的大房子已经住满了伤员。我知道,这一定又是柯棣华的主张,所以故意问道:“这是哪个参谋的主意,又是哪个主帅决定的呀,把病房搬到你身边来,你看病人更方便了,想把你累死啊!”柯棣华恳切地说:“你可不要到处声张了,我住小屋,多收几个病人,那有什么不好呢!”柯棣华就是这样时时处处为病人、工作着想,把方便让给别人,困难留给自己。
    柯棣华同志的工作实在太忙了,管医院,做手术,还要教课,带实习,白天干不完,晚上还为学生编讲义、备课。他待人和气,没有架子,老乡们有病也都找他看,他是有求必应。我们经常看到老乡的孩子在前面走,他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唠,这我们就知道,他又是到老乡家看病去了。看到柯棣华同志工作实在太多、太累了,领导上也多次研究减轻他的负担,提醒他注意劳逸结合,可是,看到工作,他就闲不住,“休息”二字又不知抛到什地方去了。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