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8月16日  星期日
 
研究成果
 
高尚的人 纯粹的人
 
    ——忆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 诺尔曼·白求恩同志
   
 陈淇园
   
 一
 
    1938年底,我调到冀中军区后方医院工作。次年二月中旬的一天,军区司令部打来电话,通知我立即到司令部去接白求恩同志。我听到这个消息非常高兴,立即骑马向军区司令部所在地——饶阳县东湾里村走去。
    来到司令部的院子里,正好碰上司令员从屋子里出来,他笑着对我说:“来得挺快呀!这回你们可高兴了吧!”“当然高兴。”我说。这时司令员却收敛笑容,严肃地说:“白求恩同志是国际友人,这次率领东征医疗队来冀中军区卫生部检查、指导工作,对我们是一个很大的促进,今天就到你们医院去。你对他的工作要大力协助,热情支持,同时对他的生活要尽力照顾。最重要的是,你一定要特别注意他的安全。咱们冀中平原的游击战不比山区,这些你都知道,我就不多说了。”说完他就向外走去。刚走到门口,他又停住脚步,回过头来认真地叮嘱说:“你可要注意呀!对他询问的问题,能办到的就说能办到,办不到的就说办不到;好就说好,不好就说不好,不要说空话,一切都要向他交底。他可是一个十分认真的人。”我目送司令员走出院子,便随同司令部的一位同志去见白求恩同志。
    我们走进白求恩同志住的院子,拴在枣树上的一匹又高又大的枣红马,见有人进来,突然用前蹄刨着地,嘶叫了两声。司令部的同志低声对我说:“这是白求恩同志的战马,还是聂司令员送给他的胜利品呢!”我正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那匹马,一个小战士从房子里走出来,把我们领进正房右边的一间房子。我一进门,就看见一个外国老人,正靠着行李坐在炕上看书。见我们进来,他立即放下书本,起身就要下地。不用说,他就是白求恩同志了。我赶忙迎上前去,紧紧握住他那瘦而有劲的大手,自我介绍说:“我是军区后方医院的负责人陈淇园,来接您到我们那儿去,我们欢迎您啊!”白求恩同志用生硬的中国话连声说:“谢谢,谢谢!”我透过他的金丝眼镜,看到一双浅蓝色的炯炯有神的眼睛,深深地嵌在颧骨隆起的眼窝里,他那饱经战斗烽火的脸上,深深地布满皱纹,稀疏的头发,灰白相间,虽然新刮过胡子,但看上去也足有五十多岁了。这是一个多么了不起的革命老战士啊!我望着他,一种崇敬的心情在油然而生,一股暖流在我们的身上沸腾。
    白求恩同志从灰布八路军军装的衣袋里掏出一个笔记本,拿起钢笔,问道:“你们后方医院有多少医生?多少护士?有多少是正式医学院校毕业的?负责多少人员的治疗任务?”我都一一作了回答。他边听边记,说完又问:“现在医院里重伤员有多少?都在哪里?”我说:“重伤员一部分已经转移到路西山区,另一些隐蔽在老乡家里。情况在不断变化,具体数字还待清查。”他听到这里,皱了皱眉头,显出几分不满意的神色。我连忙解释道:“我们医院为了伤员的安全,住地变化无常,有时还和敌人遭遇,现在反扫荡斗争还没有结束,我刚刚和司令部取得了联系,我们一定会很快把这些情况搞清楚的。”白求恩同志吁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合上笔记本,诚恳地说:“请原谅我的急躁。我是个外科医生,我要到伤员那里去。你能不能在三天之内,不,越快越好,把需要手术的重伤员都找来呢?”我回答说:“一定想办法做到。”白求恩同志高兴地说:“好的,走吧,我这就到你们那里去。”说着就站起身来。我不禁一怔说:“现在就去?”白求恩同志坚定地回答说:“对,现在就去。”我望着司令部的同志,他也无可奈何地摊开两手说:“走吧!他向来如此。”这时深知白求恩同志作风的通讯员小何同志,已经开始收拾行装了。
    白求恩同志来到后方医院,立即开展了工作。一批又一批重伤员,从各隐蔽点送到大尹村。白求恩同志对每个重伤员都亲自检查,亲自做手术,术后还自己观察,一直到脱离危险期,才让转移出去。每天送来多少伤员,他就做多少手术,不做完就不肯休息。为了照顾他的身体,我们每天有计划地接一定数量的伤员来院。可是这也不行,白求恩同志每次做完手术,总是要和医生护士们一起,把医疗器械擦洗干净,到病房中看望病人,接着又忙着编写书籍、教材,每隔一天还要给医生护士们讲一次课。有时直到深夜,白求恩同志的房子里还亮着灯光。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