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8月13日  星期四
 
研究成果
 
生命像火一样燃烧
 
——回忆伟大的国际主义者白求恩
 
 江一真
   
 一
 
    1938年4月,我带着骑兵连,从延安出发,渡过飘着流冰的黄河,去山西接运伤员到后方治疗。回来不久,军委卫生部忽然通知我去接待加美医疗队的白求恩大夫。我听说白求恩大夫是外科专家,英国皇家外科医学会会员,美国胸外科协会理事,医术很高明。他到延安后,已经会同马海德大夫做过几次大手术。当时平型关战役中下来不少伤员,我遇到许多疑难病例,正想找人求教。这个机会太难得。
    白求恩大夫的住处,在凤凰山下一个院子里。他随身带来几大箱医药用品,还有一台爱克斯光机,屋子里堆得满满的。他是个“引人入胜”的人,灰白的头发,蓝色的眼睛,又平又扁的鼻子,模样很慈祥仁爱;但是突出的前额,宽阔的下巴,又显得刚毅顽强。他穿着短外套,长统皮靴,既威武又潇洒,像个武士,也像个诗人。见了面,他递给我一张名片,我连忙表示歉意,因为我没有名片。他听说前线下来很多伤员,也就不顾这些礼仪了,急匆匆地提起药箱,催我快走。
    延安的春天,常刮西北风,把那些连绵起伏的山峦刮得光秃秃的,就像剃刀刮过一样。高山背阴处,还留有残雪,但是延河川里,却是苗青水秀,鸟语花香。我们的伤病员都散居在延安东边的二十里铺一带。军委卫生部还住着一个伤员林彪。英雄的八路军在平型关战役大败日寇之后,他骑着一匹从日军手中缴获的大洋马,穿着黄呢军大衣,“威风凛凛”地往回走,阎锡山军队误为日本鬼子来了,给了他一枪,子弹从右锁骨后侧射入,于胸脊椎左侧穿出,差点要了他的命。我是主治大夫,因此要求名医复查一下。白求恩大夫和马海德大夫一起,仔细对他作了检查,认为伤口愈合良好。这使林彪大为不满。因为他有轻微的咳嗽,怀疑把肺打烂了。两位名医反复查了几次,又照爱克斯光,证明肺部正常,他还不相信,一怒之下,跑到苏联去“治伤”。在抗日战争最紧张的时刻,他在国外整整住了五年。
    当时医院里有大批伤员急待初步治疗。他们分散居住在山沟几十个窑洞里,炕上只铺一把谷草,重伤员才有一条破棉被,轻伤员只盖一块破棉套。医疗器械残缺,连最普通的药品——酒精、麻醉药、橡皮膏,找都找不到。至于肥皂、毛巾,更属于高级奢侈品,难以想望。白求恩大夫随我从这条拐沟跑到那条拐沟,所见都相同。我说:“我们条件太差了!”白求恩大夫神情严肃地说:“这是事实。正因为条件差,才需要工作。我一到延安,就有人对我说,不能用西方标准来衡量八路军的医疗工作,跟外边大医院也不能比,把正规医院的办法搬来行不通。我已经看到了,也相信了。可是,怎样才能求得进步呢?我们能不能远处着眼、近处着手,来改变这种局面呢?”他指着撑拐杖走路的人说:“你不觉得,残废人太多吗?”
    我也注意到,这些人多半是大腿、小腿受伤,由于料理失当,而成了残废。我坦率地回答说,这是医疗技术极差造成的。因为我们医生当中,很少有人上过正规大学或专科学校,也很少有人在现代化医院工作过。他问我是怎样当上医生的,我就照实说,十年前,在红军医院当过学徒,后来上过江西红色卫生学校,自己还没有学好,又留校教书。因为我有点文化基础,可以照本宣科。长征路上,伤员成千上万,无医无药,我看着难过,就拿把裁缝剪子,给自己的阶级弟兄开刀,以后从敌人那里缴获一副手术刀剪,边干边学。我还算幸运的,现在很多护理人员甚至没有进行过消毒防腐基本知识的训练,也不懂应用夹板的常识,因此有很多断肢伤员得不到适当的诊治。白求恩大夫聚精会神地倾听着,忽然紧握我的手说:“在如此简陋的情况下,你们忠于职守,使我很感动。应该办个医学校,训练医务人员。我相信,这里伤员的残废,许多是可以避免的。如果在前线负伤二十四小时内,立刻将伤处开刀,将折骨用夹板夹起来,他们的腿就不会截掉!”接着又说:“我已经向毛泽东同志要求,组织战地医疗队,使百分之七十五的重伤员恢复健康。你觉得怎样?”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