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白研会简介 新闻实录 工作动态 会刊通讯 白求恩史料 其他国际友人史料 领袖论述 名人评说
名人介绍 图片报道 医德医风 热点热议 规章制度 研究成果 评比竞赛 先进典型 经验交流
 

坚定信心  同舟共济  科学防治  精准施策

2020年8月16日  星期日
 
                             
                            与米勒大夫的情缘

    1947年仗越打越激烈,急需前线手术队。我身体好,又在手术室工作,被选了出来,汉斯•米勒任队长。第一次见到他,我吃了一惊:八路军里怎么还有大鼻子!米勒大夫医术高明,工作负责,脾气耿直,人实在。
    我参加了四平战役、平泉战役、隆化战役。战争结束后有一天,米勒大夫说找我有事,他问,你同意咱俩在一起生活吗?我一下子懵了。我17岁,真想回家啊。我对他说,我要回家。他说,我理解你的心情,应该回家。那么。我们两个没什么可谈的了。
    我回原单位.在军队做老干部保健工作。有一位政委夫人与米勒在延安就认识,她问.米勒怎么还没有解决个人问题?米勒大夫的上司李资平部长说,他喜欢一个日本护士.那个护士回国了。她问,叫什么名字?他说,中村京子。中村京子?前几天我还看见她呢。于是,下了一个调令.把我调到米勒工作的单位。
    米勒大夫亲自到火车站接我。李部长找我谈话,你没有解决个人问题.米勒大夫也没有解决个人问题。我们给他介绍过两个,他不同意。你想想,他可等你两年嗳!那时。我19岁。米勒大夫比我大15岁,已经34岁了,我觉得挺对不起他,我只是一个普通护士,我说,我想一想。李部长说,觉得可以,你们两个再处一处。处了半年,我了解到米勒大夫从德国来到中国。就是帮助中国革命,决心在中国工作一辈子。他真心等我两年。我答应了。
    1949年“八一”建军节前夕.我们在天津办喜事.请了八九桌。都是米勒大夫的同事、朋友。我年轻,确实想回日本。在中国的日本人1947年回去了一拨。1953年秋天,又一批返回日本,那时我在长春工作,女儿已有3岁.抛弃丈夫孩子走是不可能的。在医院一起工作的日本朋友都回去了,我与米勒大夫到火车站送行,他们一起给我加油,要我在中国好好过。火车启动了,惟独我留了下来,心里难过是自然的。
    直到1972年中日建交.我与米勒才带着两个孩子回到日本.探望在福冈乡下的父母亲。在家里住了10天.又去了东京。米勒大夫重视中国肝病防治,日本肝病学家西冈久寿弥对他说.我送你乙型肝炎检测约液。米勒大夫,说,那好啊,我带回去。在北 京人民医院试用后,效果很好。 

                                               宋庆龄与米勒一家

  米勒大夫与宋庆龄很熟悉。1939年9月,他通过宋庆龄领导的保卫中国同盟,从香港辗转到达延安。那年冬天,米勒与包括柯棣华在内的印度援华医疗队一起东渡黄河,到达太行山区八路军总部。
上世纪70年代初,米勒大夫与我定居北京,一起去看望宋庆龄。我头一次见,真漂亮啊!这样优雅的人.怎么做了那么多艰苦工作?真是敬佩!她影响国外许多进步人士支援中国抗战。
    逢年过节,宋庆龄会给我们送礼品,并附上自己的亲笔信。宋庆龄故居有池塘,养鲤鱼,还有草鱼,每年清扫一次,把鱼打捞上来,再放入小鱼苗,捞上来的鱼送朋友。如果她要来,她会写信给米勒大夫。很有人情味儿。
    宋庆龄喜欢我女儿米密。暑假每个礼拜总有一天,她叫米密过去玩。1976年米密结婚,1981年外孙女尤莉亚出生,宋庆龄知道后,送来一件红色绣花中国斗篷、一顶虎头帽,还有一双虎头鞋,让我们转交。
    米密用英文给宋庆龄写信,她也给米密回信。《中国建设》杂志是宋庆龄创办的,米密结婚去了瑞士,宋庆龄每期给她寄杂志。

                                       一辈子留在中国

   认识米勒大夫的人都说,米勒为人诚实热情,乐于助人,睥气耿直,遇事一点儿不留情面。米密也跟她爸爸一个睥气,什么都直着说,不会拐弯。一次,我问女儿,你怎么看我们?她说。你们了不起。耿直是爸爸的优点,妈妈是勤劳、公私分得很清楚。
   女儿米密1950年9月出生,儿子米德华1953年12月出生。我工作很忙,一个礼拜不值班的话,可以休息一天。平时,6天起码3天加班或学习。米勒患有食道痉挛,发病时会疼得晕倒。我教会米密打针,真的碰上一回。一天中午,我正在值班.女儿打来电话,妈妈,爸爸晕倒了。我处理完了,现在没问题了。我问,针打得对吗?她说,不对的话,他能好吗?我女儿胆子不小。
   孩子们说,爸爸妈妈的工作精神,对我们影响很深。两个孩子清华大学毕业,儿子是经贸系.女儿是自动化系。米密嫁到瑞士,搞软件设计,在那个圈儿里是个尖子,只知道拼命工作。儿子从事外贸,有耐心。他定居香港,有一儿一女。3个孙辈每年暑假回来一次。
   米勒大夫入了中国籍,后来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生前说过,我们两个人是在八路军认识.在军队里结的婚,希望你不要离开中国。他的话有道理,如果我没有参加八路军,将是另外一个人生.回日本去了,也就是一个家庭妇女。我珍惜中国共产党对我的培养。 
                                                                           (摘自8月6日<人民日
                                                                             报.海外版>何雁文)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 byh931111@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