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录·疫情中的加拿大藏在春日中的美丽
发布日期:2020年04月16日

记录·疫情中的加拿大

藏在春日中的美丽

李彦(加拿大)

2019年8月17日,作者在第三届中国医学人文大会·白求恩精神论坛演讲

老枫树的枝头上,缀满了粉红色叶蕾,樱桃粒大小,含苞待放。湖面上,几只大雁在静静地游荡,生机盎然,却罕见行人的踪迹。

躲在家中,已整整四周了。

风刚刮起时,湖上还结着厚实的冰。那时,一切似乎都很遥远。

元旦刚过,学校的冬季学期便开课了。从中国归来的留学生们,受不了诧异的目光,深恐被人误认为带病毒者,遭到嫌弃,很快便入乡随俗,摘除了口罩,于彷徨忐忑中,随波逐流,挤在教室里上课。

元宵节来临时,一年一度的“迎春茶话会”,在请示过学院领导意见后,依然照常举办了。

玻璃大厅里,挂起了一盏盏玲珑剔透的红灯笼。扩音器中,播放着优美婉转的中国民乐。几位校领导主动抽空,前来帮忙,把驴打滚、炸春卷、清真饺子、芝麻球,一一分发到排队等候的来宾手中。

学生们一面品尝着美食,一面小心翼翼地拿起毛笔,蘸了墨汁,试着在红纸上临摹下那个充满异国情调的“福”字。1

想起在远方与病魔日夜鏖战的父老乡亲,想起那一条条在瞬间离去的鲜活的生命,我只能在心底默念,愿上帝之手,早日把福祉降临人间。

见我面含忧色,却强作欢颜,校长傅文笛(Wendy Fletcher)体贴地安慰我,探问我远在京城的亲人,是否平安。

谈到西方媒体上五花八门的传言,她却表示了对中国人民由衷的钦佩。“很难想象,武汉的封城,令几百上千万人足不出户的封城,在北美能够做得到!”

的确,危机面前,大多数中国人会都会选择个人服从集体利益和国家利益的需要。而多数西方人首先会考虑的,是如何使个人自由得到充分的保障。是文化差异形成的不同呢,还是社会制度造成的?

英语系主任茱莉亚也感叹地说,“听说,中国要在10天之内平地而起,建一座医院,简直是天方夜谭啊!彦,这是真的吗?”

我点头。真的。中国人能做到。

大千世界,一如既往地嘈杂纷乱。有海外同胞积极募捐筹款、邮寄抗疫物资、支援祖国人民的,也有关注点截然不同的看客。

“这场疫情,也许恰恰是大自然给我们的启示吧!人类在同一片蓝天下生活,必须要学会消除误解,互相扶持,才能共存。”文笛校长说。

她的血液中,流淌着印第安原住民的基因,目光里闪烁着坦荡、勇敢。不由得想起了她那个印第安原住民名字。如果直译的话,就是“羽毛闪亮的渡鸦姑娘”,颇为绕口。渡鸦,乃乌鸦家族的一种。我曾暗里奇怪,为何不叫做“大雁”呢?转念一想,还是先入为主了。世上的鸟儿本无辜,只是受了不同文化的牵累罢了。

面对失去的生命,印第安人的生死观,也与我们不同。

前年夏天,国内学者们来这里开会。我曾带领大家参观了附近印第安人的保留地六族镇。那位印第安老导游说,“我们信奉万物有灵,人与各种动物、植物皆应和谐相处,互为依存,不分高低贵贱。”

探讨到生死时,他说,部落里的人死后,亲属们会哀悼七天,埋葬在墓地里,留个记号。翌年忌日时,亲属会再次聚首,缅怀祭奠。

“但请记住,仅仅是第一年要这样做,”老导游怕我误解,继续强调说。“此后,大家便需彻底放开一切,不再悲伤,不再回来。”

“那么,如何让后代铭记住祖先呢?”我曾不甘地追问。

“大雁需要吗?小鹿需要吗?还有水獭、浣熊、乌龟、麻鸽,数都数不清啊!世界还不是照常运转?一切都有自然之母看顾着呢,人们应当牢记的,只是尊重大自然!”老导游振振有词地教育我。

当然,要想接受不同文化的理念,对背负着悠久却沉重的文明包袱的其他民族来说,似乎都勉为其难。

该来的,还是来了。当政客们仍在媒体上口沫横飞时,病毒的魔影,已在世界各个角落里悄悄弥漫。

在接踵而至、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降临北美大地的风暴中,我又想起了老导游对我的启迪。面对日日攀升的骇人的数字,在无奈中,至少我们多了一种战胜心理负担的角度。

冰雪在一日日消融,笼罩在校园里的阴霾,却日复一日渐浓。

三月中旬的那一天,一切终于都撑不住了。滑铁卢大学突然宣布关闭校园,所有课程,均改为在网上操作完成。

不再侧目而视了,也不再讥讽嘲笑。终于学习起中国人,开始戴上了口罩。丝巾、乳罩、卫生巾、纸尿布,皆可蒙在嘴上,招摇过市,凸显了这里的人们我行我素的超然。

连锁效应,也排山倒海般扑来。中文课程尚好,历年来稳健发展,未受冲击。而依靠大量中国留学生迅速发展起来的日语和韩语课程,前景则堪忧。

近年来如日中天的英语国际短训班,更是接二连三地被取消,造成英语部门断崖式下跌。“小小的”病毒,便打翻了一船人。在大自然的威力面前,金钱也失去了操纵的杠杆。

学校召开的视频会议上,文笛校长用竭力镇定的声音,号召大家群策群力,共渡难关。

有人私下提出质疑:财政赤字,与自己的部门无关,凭什么要牺牲自己的利益,拯救落水者上船?

但更多的人则表示:愿将工资的十分之一捐赠出来,或把自己的课程,分给那些课程被取消的合同制教师,大家分吃锅里剩下的饭。

“感谢大家!困境面前,我想起了社会主义的原则,各尽所能,按需分配。”视频上,传来了文笛激动的感叹。

哦,知否知否,那是共产主义的原则?我悄悄地笑了。

污名化的硝烟,早已混淆了是非界限。不是吗?到了今天,就连弘扬白求恩精神,竟然也只能以“国际主义”和“人道主义”的面目出现。英雄若是泉下有知,是否会仰天长叹?

白求恩离去,已整整80年了。他的精神再次激励着人们,不分族裔,携手抗战。

严冬时,祖国人民正在激战。我在海外捐赠者的队伍里,欣喜地看到了一位老朋友的身影。他是多伦多大学医学院的全球外科主任艾瑞特医生。他所创立的“加拿大白求恩医学发展协会”,坚持为中国贫困地区的人民义务手术、培训医生,已默默坚持了20年。去年春天,艾瑞特医生荣获了中国大使馆颁发的首届“大使奖”。艰难时刻,他再次与中国人民携手并肩。

开春时,北美大地陷入了恐慌。我接到了“中国白求恩精神研究会”老总们打来的电话。他们希望能为白求恩故乡的人民,略尽绵薄奉献。接下来,在中国大使馆的帮助下,我终于联络上了白求恩故乡葛瑞文赫斯特市的市长保罗•.凯利先生,向他转达了中国人民的真诚关怀。

灾难再次提醒了人类,我们头顶同一片蓝天,命运相连。

清明节那天,我参加了同事们联手举办的“绿茶聚会”。视频中,大家各自品尝着在中国购买的绿茶,以此纪念访华一周年。

去年的这个日子里,大家跟随着我,踏上了传说中的华夏大地。回到加拿大后,他们瞒着我,悄悄制作了一本纪念册,配上诗文、图片,带给我满怀的惊喜与感动。

站在窗前,眺望着阳光下清澈的湖水,悠然自得的大雁,我想起了那本纪念册中的几行诗句:

历史留下了痴迷,藏在春日中的美丽。

街巷间繁花似锦,满眼跳跃着新意。

护城河水清清,映射出今天的奇迹。

古寺苍松郁郁,慰抚着心头的战栗。

汉白玉雕的祭坛,无言地叙述骄傲的往昔。

回音壁前的低语,把誓言送往遥远的星际。

长城上一砖一瓦,镌刻着无数英雄的足履。

旅途中一点一滴,构筑成鲜活的中国记忆。

是的,灾难终将会过去,历史会镌刻下今天的痴迷,而人们也不会忘记,那藏在春日中的美丽。(2020年4月12日,复活节,写于加拿大滑铁卢家中)

(作者系加拿大滑铁卢孔子学院院长)

来源:2020年04月16日|中国作家网

责任编辑  蔡国军 

 

下一篇: 海外传真|纪实随笔:今日出门戴口罩
上一篇: 中国·加拿大“白求恩纪念牌匾”交接仪式在石家庄隆重举行白求恩精神研究会袁永林会长应邀出席并讲话

白求恩精神研究会 京ICP备16027503号

电话:010-66931111 68219861 0201-931111 传真:010-66931111 0201-931111 地址:北京西四环中路59号

邮编:100039 E-mail:byh931111@163.com